你一生的故事

【关周/峰巡】跨年夜

十分ooc+文笔十分烂

想写小甜饼但有心无力,十分羞愧

但人生第一次喜欢一对cp,所以忍不住动手写了

希望不被骂(捂脸逃走)

【队长办公室】“师父,师父,师父……”小汪忙忙慌慌地向队长办公室走去,声音大得全楼层的人都能听见了,“师父!”小汪喜气洋洋地推开了办公室的门。

“叫魂呢你!有事说事,没事滚蛋。”为了一个案子连轴转了好几天,很是疲惫,周巡在办公室翻案卷,看着看着就睡着了。这还没一会儿,就被小汪的大嗓门叫醒了。

“哎哟,对不住师父,您在睡觉呢,”小汪带点歉意地笑了下,又一脸谄媚地走到周巡办公桌前,“师父,我能不能跟你商量个事啊?”

一肚子火的周巡板着脸说道:“不能,没商量,赶紧滚。”

“别介啊,师父,您消消气,”小汪猫着腰走到桌子后面,正准备给近日脾气格外火爆的松松筋骨,捶捶腿,揉揉肩。这随时爆炸的火药桶他可不敢惹,再说了,今天的计划能不能行就在此一举了。

“师父,那个,今晚,是谁值班啊?那个,我想今晚约茜儿出去……”小汪话说着越来越弱,巴巴地看着师父。

周巡靠在办公椅上,闭着眼睛,也不阻止小汪献殷勤。火气也消了差不多,懒懒地问道:“咋?今晚要约会啊,茜儿答应你了?你这追了也快一两年了吧,也没见你成功过嘿。这次约成功了?“

“您这是一百步笑五十步,我哪跟师父你能比啊,你都十六七年了,也没见成呢!”小汪对师父的话很不以为然,白眼都快翻上天了,但也只是小声嘟囔着。

听了这话的周巡火气值正以火箭的速度往上窜,再过三秒可能就要拍桌子而起,一脚踢飞小汪并恶意报复了。幸好几年来小汪对师父的火爆脾气以及临界点摸得透透的,及时顺了顺师父的炸毛,“我错了,师父您消消气,消消气。我听说关队今晚要来长丰支队呢。”

周巡听了这话一激灵,人随着办公椅转了个向,盯着小汪,好像要从他脸上看出布谎的痕迹:“老关最近不是很忙吗,都多久没见他人影了。咋回事啊,你听谁说的?”

小汪得意地看着师父难得紧张的表情,顺杆子爬:“师父你准了我今晚的假,我就告诉你。”“啧,你……行行行,准了,你快说。”

“高法医说的,说关队好久没见着大家了,要过来看看,连吃的喝的都给兄弟们买了呢。不过也是,今儿高法医肯定跟他弟弟在家腻腻歪歪,你说关队在家呆着有啥意思,而且吧,大家也都确实念着他呢,不是有人天天叨叨着……”小汪越说到后面越没个正形,挤眉弄眼地打趣着他师父。

“汪,差不多得了啊,别天天蹬鼻子上脸,回来让你连值一周啊。今天是啥日子呀,你们都搞得这神秘兮兮的……”周巡一只手掐着腮帮子,一只手不停地敲着桌面,像在寻思什么。

“也没啥,就是今年最后一天而已,也不是什么节日,凑个热闹有个好兆头呗,网上说什么从现在到以后都一起吧啦吧啦的。这么算的话,茜儿要是答应今晚和我一起吃饭看电影约会啥的,那四舍五入不就是答应当我女朋友了么?”小汪傻兮兮笑着。

“嚯,原来还没答应呢,米都没买就想着吃饭呢。行了行了,你去吧,把手头上的事情交接一下,手机别关机啊!”周巡看着小汪飞奔的背影叮嘱道。

“得嘞~”

下午陆续有人来跟周巡说这事儿,有的扭扭捏捏地,大多是要去约别人;大大方方来说的,大多是女/男朋友就在楼下等着,请不了假就打算哪怕在警局也要一起过。周巡听得心烦,开始还打趣几句,后来一看是为这事来的,直接说着“行行行”,摆摆手让他们出去。他倒不担心人手问题,队里单身比例可以说非常高了,就是小汪说的那事儿一直萦绕在他心头,也不知道可不可信,焦躁得一下午都在办公室走来走去的,书和卷宗都没心情看,又好巧不巧地没什么人报案。

要不然给老关打个电话,旁敲侧击地问一下?这个想法刚一冒头就被否决了,算了吧,娘们兮兮的,老关那人又三棒子打不出个屁来,他要不理人的话,问一百句也白问。

那就先等着?听汪说他买了东西,万一他真的要来我就派个人去接一下嘛,也少走点路少拎点东西。不知道他现在在家里还是在所里呢,好长时间没来了,真的今天会来么

虽然周巡平时也没少做“娘们兮兮”的事,偶尔找借口去那边看他,又叫小汪送资料过去请他帮忙,经常找亚楠东拉西扯曲线救国地探听消息,现在实验室的人见到他过去都偷笑。但,这回不同啊!他可以没皮没脸地开玩笑,反正老关也是个木头,但突然枯木开花的话,他就有点惊慌失措了。等等,汪也只是说他来看大家伙啊,我在烦什么啊!来长丰就跟回娘家一样,再正常不过了,跟我有什么关系啊……我瞎操什么心呢

【长丰支队】天慢慢地黑了,暮色四合,办公室里影子慢慢拉长又慢慢消失不见。

心不在焉地处理了一些杂事,正打算叫几个兄弟们一起去吃饭时,走廊那头有人在慢慢走过来。是他周巡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身影,矫健又沉稳,一步步地朝这边走来。

“关队~”
“关队好”
“关队你怎么来啦”
好久没见了,队员们都热切地打着招呼。

关宏峰一边应着招呼,一边把手上的东西分出去:“大家都辛苦了啊,知道今天肯定也有人得值着班,所以在外面买了些饭和吃的喝的带来,你们看看都喜欢什么,我随便买了点。”队员们呼啦啦地围了过去,在那边吵吵闹闹地分着东西。
“哎你给我留点烤鸭啊”“不好意思我先拿的,谢谢关队嘿嘿”
“你不是下午已经点了三份外卖?吃这么多,胖死你啊”“你管我,胖死算”

周巡只是靠在办公室门框上,两手抱在胸前,笑盈盈地看着队员们热热闹闹的样子和人群里的老关;关宏峰认真地分着东西,微微笑着,时不时和旁边的人聊两句,拍拍他们的背,若有若无地看了眼办公室门口的人。

分完吃的后大家又围着关宏峰叽叽喳喳地聊了好一会儿,才各自散去回到自己的岗位。周巡一直看着那边,直到关宏峰向他走过去。

“老关,你这不够意思啊,咱俩多久没见了啊,东西也不给我留点?”周巡见关宏峰在他面前站定后,笑着问了句。

关宏峰没接他的话茬,往办公室瞟了一眼,问道:“有时间吗?要不要出去吃个饭?”

“哎哟你瞧这,关队请吃饭哪能没时间啊,你等会儿,我跟他们交待点事情。”周巡眼纹里都是笑意,大步走去旁边的办公室。

“好,我等你。”关宏峰在他后面轻轻跟了句。

“天啊,我没听错吧,他,在等我?他说他等我?”周巡走着走着人都要飘起来了。

一进办公室,周围的人就像金属感应到磁铁石一样飞快聚过来。“哎,周队,关队约你啊?”“恭喜周队要守得云开见月明了~”“把握机会啊周队,机不可失,争取今晚……”

小李话还没说完就被周巡一眼刀堵了回去,周巡故作不耐烦地说:“你们是一个个都闲的淡疼啊?那个,我跟老关出去吃个饭,要是等下有人报案或者哪里出事了,你们要记得……”“没问题的,周队你不用担心了,我们能应付的过来。你们放心约会哈,不急着回来嘿嘿。”

“嘘,”周巡被这大嗓门气的恨不得上手,又往自己办公室看了一眼,关宏峰坐在沙发上沉思般盯着窗外,还好没听见,“你们能不能少点废话,啊?一个个大老爷们,怎么这么八卦?”

“我走了啊,你们别给我出什么岔子。”周巡最后叮嘱了一句就美滋滋地向外走,在门外喊了句,“走吧,老关。”

两人正往外走,后面的同事看热闹不嫌事大地补了句,“关队,你们俩今晚好好玩儿啊,周队这一个月天天念叨着你,我们耳朵都起茧子了。”

周巡气呼呼地转身用手指着说话的小孙,上下摇了几次,意思再清楚不过--“你看我回来怎么收拾你们”;关宏峰倒是笑着转头说了句“好”,乐得后面一群人对着周巡挤眉弄眼,惊得周巡脑子当了机。

【土菜馆】“老关,你就请我吃这个啊?”周巡看着面前的“杨家土菜馆” ,嫌弃地问道。

“嗯?那你想吃什么?”关宏峰在饭店门口站定,直直地看着周巡问道。

“没,没,没,这个就挺好。走吧走吧。”周巡边说边拽着关宏峰的袖子往店里走去,虽然心里直犯嘀咕,“竟然没有叫我回去吃泡面?”

关宏峰和周巡你一道我一道地点了一桌子菜,等菜上的过程里周巡一直可劲儿找话题,一会儿问那边工作怎么样,事情辛不辛苦,啥时候回支队来,一会儿问他有没有找女朋友,是不是该想想成家立业的事情,一会儿又说自己最近遇到的案子,怎么破的,犯罪率有所下降。

关宏峰一如既往地半分钟说句话,一句话不超过十个字地“简要回答”了问题:“和这边差不多,在准备调回来,没找女朋友。”顿了顿又说,“看样子我不在的时候,你事情也都做得很好。”

“哪能啊,没你可不行,所以我这不天天差使着小汪去找你问线索么,你是个大忙人,又没时间过来。还不找女朋友啊,你看你都四十多了,不着急啊?”

“……你好像也没比我小几岁?”

“得得得,把我自己赔进去了。不说这个了,来,吃菜吃菜。我记得你喜欢吃鱼的吧?”周巡边招呼着边把一大块鱼夹到关宏峰碗里,盖住了大半个碗。

席间两人一直聊着,关宏峰虽然问的和答的都很少,但也尽力没让谈话断过。周巡有意无意地往他碗里夹菜,什么鸡鸭鱼肉,尽捡着好的部位往他碗里送。关宏峰看着碗里堆成小山的菜吃完了又涨,竟也没说什么,只是默默地吃着,时不时和周巡喝两口酒,喝得不多,不像周巡饭没吃多少,喝酒喝得脸都红了。

周巡再要往杯里倒酒时,被关宏峰拦下了:“别喝了,喝多了伤身体,多吃点菜。”“老,老关,我今儿真,真的高兴,咱哥俩好久没见了哈,高兴,喝!”周巡红着脸,说话都不利索了。关宏峰夺下了酒瓶,给周巡盛了碗鸡汤,又要了杯热水,“就喝这么多吧,下次再喝。”“好,下次,下次再来,听你的,老关。”关宏峰吃得差不多了,就放下了筷子,只是盯着周巡吃。

等到关宏峰排队结完账回来,就看到周巡趴在桌子上睡着了,蓬松的卷发垂下来遮住了半张好看的脸,也遮住了那双总是闪闪发光地看着关宏峰的小鹿眼。

关宏峰站在旁边呆愣地看了有一会儿,直到旁边那桌人吃完饭争着去结账推推搡搡之间碰到他,才想起来叫周巡,用戴着皮手套的手拍了两下他的背。

对面那个人没有什么反应,只是长睫毛像蝴蝶翅膀一样翕动着,嘴里喃喃着“老关,老关……”

关宏峰无奈地把周巡左手搭到自己肩上,借力把睡梦中的周巡抱起来,出乎意料的是周巡竟然很轻,使了好大力气的关宏峰不由得向旁边踉跄了一步,也没忘记用右手护着周巡,怕磕着桌角。

关宏峰就这样拖着周巡向外走,出门前对老板娘笑着点了点头算是打过招呼。外面已经纷纷扬扬地下起了雪,可能是有调皮的几片钻进了周巡的脖子,关宏峰明显地感觉到身旁满嘴嘟囔的人打了个哆嗦,就把自己那条被周巡说是“丑不拉几”的紫色围巾搭到周巡脖子上,还给他绕了一圈。

【街上】街上行人很多,有腻歪着抱在一起的情侣,也有一行几人就着广场上装饰物比着剪刀手拍照留念,满天星串灯一闪一闪地变换着颜色,关宏峰看着身旁一会儿绿、一会儿紫、一会儿又变红的周巡,能闻到一丝丝洗发水的清香,“最近大概是闲了一点吧,平常总是黏乎乎的头发今天也干干净净的”,这样想着,鬼使神差地上手揉了一把——“你别说,手感还挺好”,关宏峰想到追踪外卖杀手时那个宅男的小白猫,抱着的时候好像也是这么软软的。平常不苟言笑的脸上就荡起了一丝笑意,不知怎得今天比平时笑得格外多呢。

周巡呢,从出门后就一直叽叽喳喳地嘴没停过:
“老关,你怎么这么久不来队里了啊,我…我们大家一直都很想你”
“老关,你别为关宏宇的事记恨我了啊,我也没办法啊,我知道关老师你冷静理智,可我也怕你做出什么傻事”
“老关你回来当队长吧,我就只想给你当副手,别的我做不来…”
“老关,我跟你认识也十六七年了,你是不是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啊”
“关老师…关老师…我还能叫你声关老师么?”

关宏峰架着周巡一步步走着,在街边的嬉闹声里努力分辨着他的醉话,默默地记着,但什么也没回应。在路边拦了辆出租车,小心地把周巡塞进后座,再绕到另一边坐进去,“师傅,和光小区”“得嘞”。

关宏峰看着周巡,俊秀的脸、好看的眉眼、随意耷拉的头发、忽闪忽闪的睫毛和红扑扑的脸,在五彩斑斓的街景衬托下显得格外优越。飘雪的天有几分清冷,车内空调却开得有点高,不然关宏峰怎么也像喝醉了一样脸颊泛红呢。

【303】上了楼,在门前摸索着掏出钥匙开了门,打开屋里灯的开关,关宏峰先把周巡扶到床上躺下,这才到鞋架上拿来拖鞋。家里只有两双,他自己和关宏宇的,他想了想,给周巡脱了鞋,把自己的拖鞋给他换上。又马不停蹄地打了热水,沾湿毛巾,坐在床边给周巡擦了擦脸、脖子和手,费劲巴拉地把周巡的外衣脱下来,把周巡不安分的手塞进被子里,把被子盖到下巴处,还不忘把两边往里掖了掖。

“酒量这么差还喝,先暖暖和和睡一觉吧,不过你小子等会儿别吐我床上啊。”关宏峰妥当地安排好周巡后,弯腰准备把盆拿走去洗个澡,搀着周巡走了一路,已经满身是汗。

正要起身时,关宏峰感觉到冰凉的手搭在他手背上,原来是周巡拉住了他。“关老师,你别走,我错了,我以后再也不拖延论文了好吗,你别生气了……我以后也不鲁莽了,不看见犯人就冲动,我一定好好听你的话,你不要有事啊……以后我都信你,好吗,你能不能不走啊……”

关宏峰坐回床边,把周巡冰凉的双手握在自己手里,虽然他自己的手也不暖,但还是尽力握着,直到周巡的手慢慢回温,又给放进被窝里。他看着周巡,那双好看的眼睛仍然闭着,但悲伤却在脸上明明白白地显出来,心里有什么好像春阳下的冰块般慢慢融化,他把周巡额前的刘海撩开,轻轻地烙下了一个吻,蜻蜓点水、微风拂面般轻轻的一个吻。“我不会走的,好好睡一觉,今年、明年、以后也都不走的。”

窗外烟花漫天,一朵接一朵地绽放在如墨的夜空,关宏峰想起了213那晚的烟花、想起了成为关宏宇时在亚楠家看到的烟花,都和今晚一样灿烂,又都没有今晚美。

周巡半醉半醒地演了一路,网上的攻略好像还蛮好使的?但一晚上因为关宏峰异常的态度受到不少惊吓,心脏仍然扑通扑通跳个不停。额上的吻像个梦一样,但今年好像会以惊喜开头~

周巡和关宏峰就这样一个坐着一个躺着看/听完了跨年的烟花。周巡在暖和的被窝里沉沉睡去:现在外面的烟花应该很美吧,那就许愿明年是清醒地坐在你身边一起看吧(ღ˘⌣˘ღ)